【文/鄭清文】         聯合文學2011.0617

在四十多年前,有一位女同事問我,她喜歡一個人,怎麼辦?

我說,讓他喜歡妳,讓他表示。後來,她有交到一個朋友,我不知道她用什麼辦法,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對象。

她問得很不具體,我也回答得很抽象。我這個人不可能成為愛情的橋梁。

我建議的那個方法,對卡門是不適用的。她先愛上荷西。她用表情,動作,姿勢,用行動,還用物品,一朵花,去引誘他。

在場,有一個軍官,荷西只是一個士官,她先去引誘軍官,看荷西會不會心動。

她唱出一連串愛情的歌。

有人唱出,什麼時候妳會喜歡我?

她回答,我不知道,會不會是明天,不過,我知道,確定不是今天。

她又唱,愛情是叛逆的鳥,你呼喚牠,牠不喜歡就不會來,求牠,威脅牠都沒有用。

愛情是波希米亞人,他們沒有王法,你不喜歡我,我可喜歡你,那時,你就要當心了。

愛情就是叛逆的鳥,你以為捉到牠了,牠卻飛走了。飛走的鳥,只好等牠。你不想等牠,牠飛回來了。

1845年,法國作家梅里美(Prosper Merimee, 1803-1870)寫了一本小說叫《卡門》,他過世之後,1875年法國作曲家比才(Georges Bizet, 1838-1875)將小說改編成歌劇《卡門》,不幸,同年他也過世了,只三十七歲。

歌劇《卡門》和小說《卡門》,情節有許多不同,人物方面,也有增減,最明顯的是加入荷西未婚妻米凱兒。這個純樸害羞的鄉村姑娘和大膽不羈的卡門正好是一個強烈的對比。

因為卡門對愛情的強烈意志,有人說她太任性。

她的確很任性,不過並不是沒有王法。

軍官幾次誘惑她,說荷西只是一個士官。她不心動。最重要的是第二幕,在酒店的五重唱。五個人就是卡門、她的兩個女友和兩個走私者。

走私者勸三個女人,加入他們的團隊。他們唱:做偷雞摸狗的事,有女人就方便多了。兩個女友答應了,卡門就是不肯。

卡門說現在不行,她正在戀愛中。她在等荷西。其實,第一次碰到鬥牛士的時候,她已意識到了,不過她還是愛荷西。

她放棄荷西,是因為荷西還想回去軍營。荷西心中是有王法的。她看不起他,認為他的愛情強度不夠。把愛看做次要。所以,她再度碰到鬥牛士,就轉向他了。

當她想離開荷西,走向鬥牛士的時候,她曾經用牌占卜,結果一直出現死。但是她還是走向鬥牛士。

卡門是任性,但是另外一面卻是堅持。

她的愛情是沒有雜質的。

《卡門》,我選的是歌劇。小說是由荷西的角度去敘述,歌劇的重點在卡門,她能唱,能演,也能舞。

以前,我讀法文,有一位老師選了歌劇《卡門》做教材。對一般人而言,聽這齣歌劇的機會比讀小說的多。它是人人喜愛的歌劇,不斷有不同的指揮,不同的樂團,不同的演唱者,在世界各地一再的演出。

◎作者簡介

鄭清文
1932年生。台灣重量級小說家。著有多部小說作品,並曾獲國家文藝獎、美國桐山環太平洋書卷獎等獎項。

【完整內容請見《聯合文學》六月號320期;訂閱聯合文學電子版
創作者介紹

如果麥子不死

jka96445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