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高中同學阿雅、靖哥聚餐 ]

阿雅問靖哥「要去到那邊人生地不熟的,會不會有點害怕?」

靖哥說越接近要結婚的日子就越緊張,工作和生活圈都不一樣了,熟悉的朋友也都在別的都市,少有靠近苗栗的;選結婚日子的時候,靖哥的媽媽那天犯沖,無法目睹自己的女兒出大門上禮車那段路,靖哥說她媽媽為此不免感到有點失望難過。

靖哥從前就不愛談自己的感受,那個時候,我突然更真切地意識到她要邁向人生的另一個階段了,心中的壓力和憂慮因為終於要離開家而完全替自己的人生負責逐漸加深,現在的我還在念書,雖然知道有一天自己也會遇到不能再依靠家裡的支持並且要對一個新的家負責任,但還沒有真實到再兩個月就要開始去考慮房貸、家裡的裝潢、報稅、生小孩(怎麼教育小孩)、買菜(每個月的開支)、整理/打掃家裡(要工作也要照顧家裡)等等的事。不過她說還好結婚、訂婚都是媽媽處理,所以心情比較放鬆一點不會那麼焦慮。

阿雅在談話的中間不斷穿插笑話和她在學校的趣事,所以整個談話氣氛其實還滿愉快的,由此也發現阿雅的個性變的不太一樣了,很健談,也許是因為念室內設計的每天都要長時間待在工作室,不太有什麼休閒娛樂,就養成了和工作室裡的同學、學弟妹學長姊聊天哈拉的習慣,除此之外,她也變得開朗很多,那種開朗是來自於選擇不要把別人對自己觀感看的太重,「如果你要這樣看,那就這樣吧,隨便你」,這大概有點類似黑鮪魚在msn上的暱稱「你看也好,不看也好,我還是要開花」,這種開朗對我來說是堅強、有自信、不會過份委曲求全的。看來另外約出來聊天收穫比我想像的要多,約略地了解久未見面的朋友未來生活的圖像,他們一個剛畢業、一個要結婚,都在認真地思考計畫自己人生的下一步,雖然阿雅說「沒有拉,我根本沒有什麼計畫,只是先準備考證照,反正一定找的到」,可能覺得太嚴肅了吧,不過談話中也斷斷續續地告訴我們她可能會做什麼工作、想出國念書的心願。

她們問起我有什麼計畫、有什麼打算,其實要不要繼續念書、成家的事我都考慮過了,不過之前沒有打好基礎,現在了解到任何我未來想做的事都要從每天一點一點累積念書和存錢的進度開始,所以即使自己常常讓自己受情緒的影響,卻比較會轉而跑去運動或其他地方看看書讓自己冷靜一下。

這次聊天我也不太多談自己的事,因為我的說話模式常常落入「滿肚子苦水、過度抱怨型」,到最後不需要抱怨和真正需要抒發的問題都混在一起,我實在擔心會嚇跑她們。

我還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改善容易讓自己受影響的個性,因為生活中有太多事情可以耙梳出有意義的內涵或轉換視角而獲得新的面貌,如果我能夠練習連貫地敘述我所體會到的事物,也許下一次和友人的聊天會比較歡暢自然一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ka9644503 的頭像
jka9644503

如果麥子不死

jka96445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