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2011年4月27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來自福島的大島絢子,以反核為職志,呼籲台灣社會,勿重演福島核災悲劇。圖片來自:鐘聖雄。東北・關東大地震引發福島核災一發不可收拾,東京電力(東電)雖於3月31日宣布1至4號機組報廢;然而,釋放出的輻射塵仍造成當地以及周邊國家無法逃避的污染。日本核災的慘況除了透過電子媒體傳送,反核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也為「430向日葵廢核行動」邀請來自福島此次受災的居民大賀絢子來台現身說法。27日台北午後,大賀絢子娓娓訴說核災親眼見聞,呼籲台灣社會勿重演福島核災悲劇。

人算不如天算 天災打亂整盤棋

大賀絢子原為東京人,16年前(1995年)為了從事農業,而決定從東京搬到距福島第一核電廠5公里遠的福島縣大熊町。搬到福島後,他繼續投入當地反核團體。2010年11月開始擔任「廢核行動福島核電40年執行委員會」之事務局長。

在這之前,他即投入福島反核運動,長年往返於東京到福島之間參與活動。位於日本福島縣雙葉郡大熊町(町等於台灣的村)及雙葉町的東電福島核廠為全球前25大電廠之一,自1971年3月26日開始運轉,2011年3月26日滿40周年,原應於當日除役,然而人算不如天算,11日即因地震伴隨大規模海嘯引發核災。

「廢核行動福島核電40年執行委員會」,原預計於3月26日、27日,於福島縣內舉辦名為「福島核電40年與我們的未來」之活動,卻因地震、海嘯一連串的天災重創,使得所有行動變調。大賀絢子說,核廠壽命應為30年左右,並隨著使用年限增加,危險性也增高。福島電廠早已超過使用年限!

車諾比核災帶來啟示 為幼妹起身反核

提到大賀絢子投入反核運動,源於25年前車諾比核災。當時他13歲,有一位才3歲的妹妹。車諾比輻射塵也造成日本的牛奶、波菜以及水的污染,日本政府宣稱低於標準,而未要求停止攝取這些被污染的食品和水。當時測出的數值是10bg(貝克)/kg(公斤),和日本政府訂的標準,成人300 bg/kg、兒童100 bg/kg,看似有一段距離,但並不表示這樣就是安全。

其實稍懂輻射污染原理的人,都選擇1個月不吃波菜和牛奶。半年後當他得知這件事,因為自己核能知識不足、資訊缺乏,以至於未有選擇的機會,感覺非常抱歉。大賀絢子當下即決定,不再讓妹妹遭受威脅。

車諾比事件前蘇聯並未主動公開資訊,是因為歐洲陸續出現狀況,如瑞典電廠發現異常輻射塵,蘇聯才坦承核災事件。因為這件事,日本在1986年的反核運動風起雲湧,1988年高達2萬人在東京街頭集會反核。

核廠關閉一瞬間 核能釋放無止期

福島核災至今,大賀絢子認為日本政府並未從車諾比事件學到教訓。以食品安全來說,大賀絢子舉車諾比事件後的波蘭,當時仍為社會主義國家,即禁止國民攝取牛奶,並發碘片給人民,多年後經過研究調查,甲狀腺病變並未增加,證明此項措施有效。

而日本政府卻未禁止攝取災區的農產品,近日更表示農作物、食品檢測未超標,逕行開放販售,但大賀絢子卻表示,「檢查制度」不夠綿密,不足以證明食品安全。

日本政府只針對福島縣內幾個地方隨機抽樣,就代表全部。大賀絢子說,車諾比事件之後即知輻射污染呈點狀分布,而非同心圓。大賀絢子拿出日本政府依據4月21日輻射量數據所推估的未來一年福島核廠及周邊地區的輻射量地圖,指出輻射塵的擴散更有因地形、氣候及風向等因素形成的「熱點」。

他認為日本政府在災區檢查不夠綿密,樣本數不夠、除了熱點,還應包括周邊地區的密集取樣,更不能只針對幾樣產品,必須更全面的取樣檢查

東電除了錢其他都賠不起

大賀絢子認為,日本政府應以其他地區或進口的糧食來解決眼前的糧食需求,而所有的損失應由東京電力補償。

但就在上月24日福島縣一名種植包心菜的農民,因政府要求不要食用這類的捲心菜,自殺身亡。認真辛苦栽培的心意,身為自食其力不愧天地的農人尊嚴,要賠多少錢才足夠呢?

自核災發生後,當地農民飽受煎熬。消費端的東京,雖有支持民眾力挺,反其道而行支持福島農產品,但銷售量明顯下滑。26日,車諾比核災25周年,日本災區農民集結東電總部抗議,要求賠償其損失。茨城縣日本農協集團更提出18億日圓(約6億台幣)金額,擬向東電索賠。

大賀絢子說,福島農民或者不是「風評受害者」,而是實際受害者,但關西並未受輻射污染,生產的農產品若因福島核災而受質疑,那才是「風評受害者」,而這些都求償無門。

對於福島當地未來農業發展,大賀絢子仍無法想像。

災難一瞬間 避災步步險

提到事件發生的那一天,大賀絢子記得非常清楚。3月11日14:46地震發生,之後伴隨海嘯,巨浪一波一波襲來,緊接著停電更切斷聯外通訊。一個半小時之後雖知核廠已經停止運轉,但大賀絢子惦念著能不能冷卻下來的問題。他剛落成的新房子就在福島核廠附近8公里處,當災難發生時,他的先生想著家裡靠山,應該不會受海嘯影響,原想留在新家過夜就好,但大賀絢子認為應該避走此地,到了晚上8點,他們決定離開家裡往內陸避災。

他們夫妻倆沿著離海有一段距離的公路開車,沿路道路破碎,坎坷不平,有些路面落差達10公分以上,他先生擔心車子撞壞反而增加警察的負擔。大賀絢子說他是邊逃邊禱告,一路險象環生,直到終抵45公里外的磐城市。他們也得以在晚上9:30從收音機得知核廠發生事故,5公里內居民需暫避、撤退的消息。

大賀絢子後來陸續從收容所其他大熊町居民口中得知3月12日早上5:30町公所透過備用電力的廣播系統傳達10公里退避的消息,7:00巴士陸續抵達撤退居民,一直到下午2:00所有居民全部撤退完畢。大賀絢子說,對於之前從未針對地震、海嘯進行逃生演練的大熊町公所實在難能可貴,此次約撤退11,000人。

演習照劇本 現況超乎想像

當地每年有一次的核災演習,但參加者以公務人員居多,當地居民沒什麼機會參加,人數大約200人,範圍也約在5公里以內。

大賀絢子形容防核演習只是寫好的劇本。劇本裡假設核災都是「慢慢」發生,「慢慢」變得嚴重,民眾則「慢慢」的逃難。從來沒有想過核災會隨著地震、海嘯而來、沒想過會如此緊急迫切。

而東電每年都委託學者做成厚厚的研究調查報告,卻評估不出福島核廠外海有斷層、會地震、有海嘯。

區域性反核組織 為不能言說的憂慮發聲

大賀絢子長期投入當地反核行動,「與東京電力共同邁向廢核之會」(廢核之會)成員約10位,以女性居多。大賀絢子說,東電在當地是大企業,當地居民雖然擔心核安,卻常常噤聲、不敢反映,這樣的情況更凸顯廢核之會存在的重要性。

廢核之會已持續20年,每個月固定與東電開會。前十年未能從東電得到比較有用的資訊,直到2002年東電內部有人將十幾年來東電的工安事件揭露,迫使東電在資訊處理必須更透明,願意公開的資料也比較頻繁。

大賀絢子說,廢核之會的任務就是透過資料收集與東電當局對質,要求改善的承諾;資訊中若牽涉到政府決策,廢核之會也會透過請願管道要求政府回應。有別於東電單向地提供媒體資訊,廢核之會也會定期發布新聞稿,公布對東電各項資訊的評論。

會談最後,大賀絢子對台灣在第一時間為日本所付出的努力表達深摯的謝意,也為日本核災造成台灣的污染說抱歉,他語重心長地說,「由衷希望台灣不會發生類似的事件,並且有防治的能力!」

創作者介紹

如果麥子不死

jka96445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