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打工的清晨,看了S的網誌和Y的bbs日誌。

不知S是否仍舊非常忙碌地在打工呢?網誌已經很久沒有新文章了。

匹茲堡的Y在留學生眷屬聚餐認識了好幾個新朋友,我也想認識新朋友,正苦惱於沒有研究室而四處流浪的我,本以為跑到人X所新研究室會認識有趣的人,不過因為那是一個已經分配好座位的空間,也是想唸書的人用功的地方,最後還是被大學同學J和C婉拒了。突然有點懷念以前人x所聚餐和茶會都會找我參加的時光,現在很多事都變了,包括要一直意識到「你們所/我們所」、「你的同學/我的同學」的區別,並且因為這個區別,很多事都不能再找大學同學了一起去做了。

後來為了安置很重的舊型筆電,我忐忑不安地轉向擁有更多不認識的人的哲學所,沒想到Y學妹出乎意料地乾脆,啊,原來還是有地方願意接納我的,真是很感謝學妹。

希望所上能夠再多開一間研三以上的研究室,我還有一大批書借放在其他地方呢!更重要的是,我需要一個念書的空間。

--------------------------------

不能做的事比以前多了很多,有的可以協調(我懷疑真的協調好的有多少),有的卻不行了。這學期從搬家問題開始,陸陸續續地要接受很多變動,越來越多時候「事務的方便」取代了人的考量,以後出社會像這樣不免讓人感到失望或卻步的情形是否更加地司空見慣呢?

人與人之間理解和信賴越來越被形式化的客套和社會規範取代的時候,或者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當中理解和信賴的成分越來越少的時候,我想疏離和衝突也會變得越來越多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ka9644503 的頭像
jka9644503

如果麥子不死

jka96445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