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很敏銳的Xi-Tse

問了我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高中研修完有什麼心得?」

「不錯阿」我說

「是嗎?那為什麼每天臉色都很差?」他緊接著問

「每個人的煩惱都很多阿」我繼續說

「什麼煩惱說來聽聽阿」他問

「我可以不要回答了嗎?」(「請不要再問了」我感到非常焦慮)

--------------------

就這樣他仍舊不停地問我究竟在煩惱什麼,

我想著:如果這些事情可以克服的話,還有什麼不能克服的呢?但我實在不想說。

我非常感謝他邀我參加高中研修,否則我臉皮真的不夠厚;英文營的時候問我肚子痛的事情也覺得有被打了一劑強心針的感

覺。

臉色蒼白,

因為,我的苦惱時常化為恐懼和惡夢吞噬我的勇氣和希望,

就在睡夢中所有憂慮一併發生,我疲於奔命,嚇醒後便無法再入睡,

最近這個禮拜尤其嚴重,使我感到不解的是,白天的時候我都還好好的,

晚上卻總是被恐懼感和我難以承受的死的掙扎折磨。

死的掙扎源自於對死的渴望而又恐懼死亡。

這種感覺說出來又怎樣呢?

我越不希望發生的所有事情,似乎都會一件件發生,像是最近家裡的事、自己的問題等等,

睡眠不足,精神也不太好,

今早開始心悸和呼吸困難,

自己心裡的苦惱阿,

告訴別人發生什麼事就能解決了嗎?
---------------------------

說自己的事情越說越不清楚,

很高興聽到他自己的問題獲得部分的解答,

但他對信心的疑慮卻越來越深了,我想他和學會的大哥大姊們彼此都有些誤會、誤解,

關於這點我只能繼續鼓勵他去唱題,因我仍在努力卻也感到這將會是長期的奮戰,

就在我因惡夢而產生的心力交瘁和絕望感漸漸緩和後,才意識到所謂死的掙扎也許是種象徵和警告

越努力阻礙也就越深,會逼得人做出自己也無法理解的事,但是不管怎樣難過、害怕,請千萬不要。

----------------------------

「邁向世界和平、廣宣流布之前,須先征服煩惱的自我。」 池田SGI會長奮戰足跡 P80

不論是參加活動或是自己獨處時,都要盡全力轉換內心的陰影,不論好事壞事都祈求、祝福。

如海浪般阻礙越強,「拍打的力道也會跟著增強」,因為「海浪絕不輸給障礙」!

創作者介紹

如果麥子不死

jka96445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