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心裡漸漸地跑出某個想法(or感想?)-- 似乎極大的快樂總是伴隨著或以極大的痛苦為前提。爬山的時候每次休息完又要開始走一小段時通常都是最痛苦的,呼吸困難、肺好像快裂開似的,因為覺得自己快窒息了,出於本能會馬上大口吸氣,可是不管吸多少空氣好像都不夠用,心跳越來越亂,思緒和心情也是,慌亂地想著「我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媽壓,我一定走不下去」,突然覺得背包怎麼這麼重,然後從大腿到小腿開始沒力、顫抖,即使一小步木梯都要閉著眼睛咬牙全力踩上去,全身都繃到了最緊張的限度,這時候如果前面有個人非常穩健地走著,通常都會離自己越來越遠,因為自己會馬上想到要快點跟上,不顧自己的能力和身體狀態硬是要跨再大步或速度再加快些,但這麼做反而會讓先前已經非常紊亂的步伐以及心理、生理狀況更不受控制,對自己正在走的路無法集中注意力--一下看路面、一下看前面、一下又只剩心裡狂亂的思緒,手開始發抖,汗越流越多,但嘴巴卻越來越乾,接近把自己逼死的邊緣…(脫水、心衰竭或窒息?)。

第一段陡上的時候在我後面默默走著的學長大概是察覺到了,叫住我拿糖果給我,告訴我覺得喘不過氣時大口呼吸沒錯,可是不能這樣越走越快,要慢慢走,把呼吸調勻,這樣一段時間後就會越走越舒服,聽到的時候想起以前走路一個半小時後也是這樣,整個身體找到自己的節奏時會非常地舒服,會十分專注忘記自己在走路(不過走路的時候也常常是因為想事情太專心進而忘了自己在走路)。

(寫著寫著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我現在好像還沒有辦法一開始就能夠好好面對許多事情,就像爬山一樣,總要花很多時間爬完心裡的東西才能找到答案或者讓心境復歸於平靜,不管決定要做什麼或正在做什麼都是這樣。

*在書上看到的,聽別人說的,從生活裡面體會到的,「與他人互動磨出來的」

------------------------------------------------------

第一堂吉他課初級班 -- 

聽到學弟轉述米巴老師說過的話:如果沒有放感情地彈琴,頂多只能算是個樂匠而非真正的音樂家。

(笑)我想只要看過米巴老師唱歌的應該都會打從心底贊同吧,是個對生命和音樂充滿熱情的人。

*不過學弟他們都說「米巴老師是個溫柔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ka9644503 的頭像
jka9644503

如果麥子不死

jka96445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